设为主页 收藏 试运行期间联系方式:027-87745426
BT365的网址是多少
当前位置:首页 > 殡葬文化 > 理论探讨

殡葬五问

2015年12月14日 【来源:中国殡葬协会】

(一)文化大革命结束后,我国各条战线、各个领域都进行过一场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工作,叫“拨乱反正”。它使人们的思维和相关的社会政策从“左”的禁锢甚至荒诞的逻辑中解放出来,回到基本正常的轨道,也为其后展开的改革开放准备了基础和条件。殡葬作为社会生活无法回避的一个领域,是否也进行过这种拨乱反正呢?
        如果没有,原因在哪里?是这个领域不起眼或太晦气而被无意或有意忽略了,还是这个领域不存在“左”的扭曲而不需要正本清源?
        如今多年过去,社会生活日新月异,许多当年被视为“离经叛道”的主张,已成为制定政策的依据;更多新的观念和是非标准,成为社会的共识。唯有殡葬领域,业内业外的争论,似乎还是十年甚至二十年前的话题,如管理权和经营权能否分开、市场化是否正确等等。这不能不使人想到,殡葬领域的拨乱反正该不该补课?如果要补,什么时候补、如何补呢?
        (二)殡葬改革,早已成为常用词,会议在讲,文件在写,媒体在登。管理者、从业者、关注者都在以推进改革为己任。但是,这项改革到底要改什么、怎么改、改成什么样子?换言之,改革的对象、步骤和目标是什么?谁能条清缕细说明白呢?
        所谓殡葬改革,至今引用的还是十多年前形成的五句话,叫“实行火葬,改革土葬,节约殡葬用地,革除丧葬陋俗,提倡文明节俭办丧事”。这五句话作为殡葬改革的方针,理论上是否准确完备姑且不论,实际执行中难以掌握却显而易见。
        比如火化不等于火葬,尸骨成灰后允不允许再埋?办公墓就是允许,而这恰恰否定了“实行火葬”。是方针提法不对,还是实际做法错了?
        再如土葬,法规并未禁止,中国山区多,也不该禁止。但土葬区的划分,城市和平原好说,农村尤其是半山区成了大难题。地方出于无奈,只好按行政区划“一刀切”,由此引发的政府强制、百姓不服,至今困扰着执法部门。我国大多数民族、大多数地域的土葬,传统方法是深穴、土坟、石碑,多有祖茔或家族坟,所谓“改革土葬”,是要将地上标志物统统消灭光,这行得通和有必要吗?
        又如殡葬用地何为节约?丧葬活动中哪些是陋俗甚至封建迷信?丧事操办时怎样做才叫文明节俭?这些界限,原本难以划分,要在没有具体标准的条件下判断是非,做出带有很强政治性的结论,进而实施管理和处罚,其结果怎能不缘木求鱼或滥伤无辜呢?
        实际工作中的种种问题,都在提醒人们:我国殡葬改革的方针政策,是否应该重新审视呢?
        (三)生老病死,人之常态。人死了,免不掉入殓、安葬、祭奠,古今中外,概莫能外,尽管方式方法各不相同。改革开放了,城市化、社会化、产业化骤然加速,殡葬活动迅速走出家庭,走向市场,形成消费。于是新的问题应运而生:如何对待殡葬消费?
        如果承认殡葬消费是一种正当行为,同上学校读书、到医院治病甚至进厕所方便一样,那么,这种消费就应当受到社会的认可和尊重,政府就应当将满足这种消费作为必要的社会政策。
        如果认为殡葬消费是可有可无的行为,是奢侈的行为,甚至是愚昧和充满迷信的行为,那么,政府的基本态度和政策,自然是从严控制甚至禁止和消灭。
        已有的事实是,我们所取的基本态度,几十年来一直是后者。所以,殡葬用地至今还是特殊用地,城市规划并不考虑殡葬设施配套,“死人与活人争地”始终是热门话题,几百万人口的大城市只有一个殡仪馆,市长批高尔夫球场比公墓爽快得多……凡此种种,正常和正确吗?
        (四)人类文化传承,得益于庙和坟。庙与本题无关,坟却不能不说。马王堆是坟,兵马俑是坟,金字塔还是坟,没有坟,全人类都将数典忘祖。中华民族有幸,古坟在地下,没有完全毁弃,而且盗墓者历来被称为“贼”,所以我们现在能知道两千年前秦皇汉侯的生活情景。但是,与坟形影相随的礼,即坟前祭奠的仪式、规程等等,现在还有多少呢?
        台湾连战访问大陆,其中一站在西安祭祖母墓,中央电视台全程直播,于是观众看到了诸如敬香、祭酒、献果、读祭文、跪拜等成套的仪程。许多人耳目一新,惊羡祭祀还能这样做。也有不少人感叹,国民党主席可以做,共产党员这么做肯定叫封建迷信。其实,连战所行之礼,既与政党无关,更与封建迷信无涉,不过中国传统祭礼简本而已。人们的惊讶和感叹,反映了一个基本事实,传统的祭祀礼仪,已被我们扫荡很久很久了。
        中国号称“礼仪之邦”,几代人反迷信、批传统的结果,使我们对英烈、对先人的祭奠简化再简化,最后只剩了三鞠躬。现今中国的葬礼祭祀,成了全世界最简单、最短暂的事情。这好还是不好?
        (五)殡葬行为礼仪的根是文化,反映民族的道德追求和价值观念。中国人端午节祭屈原,关帝庙叩头,岳王坟进香、烈士陵园献花等等,表达对“忠”的崇尚。老百姓清明节上坟,为先人扫墓,表达对“孝”的弘扬。忠、孝二字,从来是中国文化的核,为何要否定和批判呢?
        国家经济在发展,老百姓生活在提高,与某些专家和管理者的预言相反,殡葬市场不是在萎缩而是在增长,殡葬活动不是在减少而是在增加。突出的表现是清明节交通大拥堵。每年此时,城市政府如临大敌,交通警察疲于应付,出门祭扫者则苦不堪言。
        以人为本、和谐社会已经讲了好几年,可不可以顺着民意,将清明节定为法定假日,甚至再干脆一点,将“五一”七天长假移到清明前后呢?由此类推,是否还可将国庆长假也改到中秋节,满足中国人团圆之愿呢?

加载更多